世界第二大疼手术——痔疮手术记

  我得痔疮的时间不短了,真的有些年头了。

  不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我内痔出血,连续三周我才觉得有必要去看医生了,因为原来我吃完辣椒或者上火或者什么别的原因,最多就是一周,自己就止住了,从来没采取过其他任何措施。这次三周了,看血没有自己要止住的意思,我决定去医院了。

  先去了北京中医院,医生问我要不要做手术,我说不要,因为据说很疼。所以医生给我开了龙血竭、云南白药、三七(这三种都是很好的止血药)、化痔栓。一周后,血还是没有止住,又去了二龙路,二龙路的医生同样问我要不要手术,我的回答自然没变,开了二龙路自配的止血栓,医生让我加量的用,一周后,血依然没有止住,我又去了北京中医院,之所以去中医院,而没有去因为治痔疮而声名在外的二龙路医院,实在是因为给我看病的二龙路的老奶奶医生的手简直太狠了。我记得当时我叫了,老奶奶医生问我疼么,我说疼死了,她就说我伴有肛裂,我心里说,疼是因为你给扒的,我长到25岁了,那里从来没觉得疼过。我很清楚我没有肛裂,我除了流血以外,什么感觉都没有,一点都不疼。这么多年了,我自己知道,可是老奶奶医生的手太狠了,我懒得跟她说。

  所以我选择了中医院,居然跟上次是同一个医生,医生看到是我,动员我手术,我当然还是没有同意,医生说这些止血药止血效果是很不错的了,我就说也许我对中药不敏感,医生就给我开了西药,说中医院的西药不多。家里人怕我还有其他的什么毛病,所以坚持让我做了肠镜。

  开了30克蕃泄叶,一瓶甘露醇,领了一张肠镜注意事项,然后回家开始为第二天的肠镜做准备。

  30克蕃泄叶,医生让先用一半泡水,觉得大便没什么东西了另一半就不用喝了,由于我之前为了少流血所以自己限制了饮食以便减少排便的次数,所以我只喝了一半,不过整整一下午加一晚上也没闲着,喝完蕃泄叶大概2个小时,就开始排便,一直到lg下班,我上了4次大号,一个晚上lg陪着我没合眼,又上了3次,觉得肚子里面已经空空的了,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喝甘露醇了(因为约的9:30做肠镜,所以我还要在早晨5:00喝下一大瓶甘露醇,然后在半个小时内喝掉3升的水,我老实,3升的水是掐着点喝的,5分钟之内喝掉一矿泉水瓶子的水,冬天,家里人不让我喝凉水,兑成温水喝,不过还是喝道想吐,lg给我买了宝矿力,怕我身体顶不住,可是温热的宝矿力大家可以喝喝看,是个什么味道。)不过这次清肠损失惨重,因为留了很多的血(每次便便都要流血,血一开始是喷射状的,然后一直嘀嗒到便便结束)。

  肠镜要求必须是肠子里面很干净,好清楚地看到肠壁,所以要求大便必需排出来的全是水,而且水要清。

  到了医院,还是隔不到半个小时就有想便便的感觉,临到做肠镜的时候又去了一次厕所,医生问我水清了么,我说是黄的,医生说再喝两瓶水,lg去医院的二楼买了两瓶矿泉水,巨凉,在这里要谢谢lg,他知道我胃寒,把两瓶矿泉水都塞到了衣服里面,隔段时间拿出来摇摇然后再换个地方帮我温水,当时难受得要死,好在lg一直陪着我照顾我,现在想来心里还是暖暖的。

  水变成淡黄色的时候,当时我已经快顶不住了,医生终于勉强说可以做了,但是医生说最好是清水,可是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医生就让我进了肠镜室,侧躺在床上,脸对着一个小屏幕,把裤子退到膝盖以下,然后,肠镜开始了…………

  肠镜肠镜,就是要把肠子里面的情况看清楚,从肛门处伸进去一个带着摄像头的可伸缩的仪器,由于怕对肠壁造成损害,所以每次进去一部分,就要像肠子中充气,好把肠子撑开(我不是医生,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但是我当时作肠镜的感觉,就是觉得是先往里面充气,然后下肠镜,再充气再下肠镜,自己觉得原理就像给自行车轮胎打气一样。)

  同志们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感觉么?我觉得自己的肚子里面全是气,遇到肠子拐弯的地方,还要充更多的气,医生就会说遇到拐弯了要难受一下,一会就好,我就一直在跟医生说,医生我忍不住了,我要拉出来了,医生特别有耐心,对我说没关系,要拉就拉吧,医生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忍着,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又对医生说,我真得憋不住了,医生就会往回退一下肠镜,好像要拉出来的感觉就缓解了一小下,然后又是充气又是下肠镜,这期间医生一直跟我说话,问我觉得怎么不舒服啊要做肠镜,我就告诉他我流血不止,反正医生问一句我答一句,后来明白了医生在帮我分散精力,好不容易肠镜都抽出来了,我以为终于结束了,哪知道医生却又让我翻身,所以以上受得罪又重复了一遍…………,最后结束的时候,医生很和蔼的告诉我,没事,就是内痔,我当时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恍惚中说了一句:“谢谢医生”。提上裤子,趿拉着鞋,就飞奔厕所,据lg后来的描述,我推开肠镜室的门,对他大喊快给我手纸,我要拉裤兜了,然后就看我晃晃悠悠的直奔女厕所,在外面等候的病人及家属,看到我这样好像都笑了。

  我到了厕所,蹲在那里,肚子胀得难受,可是什么也排不出来,连p都放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那叫一个难受,我婆婆后来给我送卫生纸进来时,我腰都直不起来,是婆婆扶着我起来的,我觉得我一肚子的肠子都在抽筋(可能是我这人太过敏感,不知道别人做肠镜会不会像我这样),到了医院大厅,保安看到我的样子,过来问我需要不需要轮椅。我当时对中医院充满了好感,耐心的医生,好心的保安。

  我当时整一天半没吃东西,而且还不停的排便,lg给我买了巧克力,做完肠镜,就给我塞了一嘴,可是当我们出了医院大门,我一下就看到马路上有一张掉了的葱花饼,我大声的对lg说,你快看地上有张大饼,我好饿啊…………(据lg说,我当时的表情,满脸写着贪婪,两眼泛光,对这路上被车压过了的一个脏兮兮的葱花饼,就差流哈喇子了…………到现在他一想起来我当时的样子还能笑个不停。)

  终于到家了,我躺在床上,盖着大厚被子,抱着大暖水袋,揉着我冰凉的满是气的肚子,开始了不停的放p,伴着lg的笑声,我开始了很大声很大声的放p,后来不得不垫了卫生巾,因为真的会有水被崩出来,汗—-—!

  第二天,便便的时候还是流血,全家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后来姐姐给我拿了一种西药,爱脉郎,法国进口药,用于急性痔疮出血,不过此药只能吃7天,我吃到第四天的时候,血奇迹般的止住了,当然这几天医生给我开的药、姐姐给我的药,止血栓等等,反正是一样没落。此间,我爸妈还有我公婆开始了一场谈话,我公婆还有lg主张我做手术,而我爸妈、姐姐、姐夫,尤其是我爸则主张不做。就在他们还没有谈出结果的时候,我的血终于止住了,所以我没做在我爸说疼得可怕的痔疮手术,但是后来我有幸亲自验证了我爸所说的疼得可怕的痔疮手术,真是,真是,真真是名不虚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