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真的没落了吗?

今天遇到李宁打折,幸运的买到了一只白色的排球,就是这只瘪瘪的有点脏兮兮的排球(因为是样品所以特价),勾起了我许多许多关于排球的美好回忆……

   接触排球是在小学,启蒙老师是曾在河北省女排二队担任二传的马老师,遇良师也尝尽了训练的苦,妈妈曾经回忆,小学练排球基本上两个月一双当时胶底的回力运动鞋,冬天胳膊因为垫球经常发生冻疮,但是也因此打下了比较扎实的基础,起码动作都比较专业。初中的时候甚至入选过市体校排球队,但因为个子不够而被退回,但是初中我们的校队在全市中学排球比赛中得了第一名,还记得我们初中的教练带着一帮女孩子去庆功吃的是家乡的名吃:张茂的羊肉大葱馅饼。

   经过了高中暗无天日的学习之后,大学成了我尽情释放青春热情的天堂。如果说别人的三点一线是在教室、食堂、寝室的话,我的三点一线就是在球场、食堂、寝室,每天下午雷打不动三点到球场,在男生云集的操场上非常引人注目,喊得声音最大、最疯狂、最能跑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还曾经上演了因为救球,把一个女老师撞晕的糗事。但是最后毕业,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同班同学、不是同寝室的舍友、不是老乡,确是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球友,直到现在我们还在联络着,工作第一年还曾疯狂的从厦门、济南、洛阳跑到武汉打了一场球!

   在球场上我司职二传,我非常喜欢这个位置,因为二传是全队战略战术实施的灵魂,在运动中又需要更多的谋略。最骄傲的是,很多场次被制定为二传,无论是男生间的比赛或是教工间的比赛,还出现过被两场比赛争夺拉拢的场面(当然我们学校的排球水平也有限)。我曾经拦过一个身高182的男生的网,把他气得咬牙切齿引以为辱,结果那场球我拦了他三个,最后他都开网进攻扣球了。

   毕业时,球友们在我的排球上写满了名字,那只排球我再没有用过,我会永远保存它,是友谊的怀念,也是对青春岁月的怀念,永远也不会有那时的激情、那时的友情、那个青春年少无忧无虑的我!

   今天买到的排球让我欣喜若狂,虽然它是样品脏脏的,但它是白色的,执着的就是喜欢白色的排球、抗拒彩条球,因为白色才是排球应该的颜色!

   看来排球是真的落寞了,不过比赛没人光顾,平常打球也找不到伙伴,淘宝的运动先锋里连排球的分类都没有,感叹呀,排球离我们是越来越遥远了。

   有没有曾喜欢过排球的朋友,来聊聊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