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阿黄和小云(校园排球趣事之七)

14.善良勇敢智慧的阿黄

  她也是美女排球队员。现在看来是被小叶子拽来的。当她来的时候陈指导就不训斥小叶而专对她了。她遭到训斥的时候总是很虚心,这几乎成为每个美女队员的共同作风。

  她有着超常的对事物的颖悟力。往往大家在一起说起什么事情的时候,刚说了上句或者前半情节她就能猜出下面的内容。

  她对排球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几次来了大学好友来看她,她总让人家一个人坐在对面的栏杆边等。自己箭一般跃进场地。她最初连球都垫不懂。因为显得苗条而文弱。3个月后,我们男队惊异地发现,她已经开始扑救起一些险球,而且在矮网打比赛的时候,她已经能挥臂扣球,躲过高大男生的拦网。

  她是唯一一个主动和我聊文学聊小说的女队员。她的知觉敏锐,对故事和情节的把握直接到位,而且说的时候绝不吞吞吐吐,好处说好坏处说坏。所以既是球友又是文友。

  我在想,自己的书有多少读者在读,又有多少真正认真地去读了呢?有时候想想心里悲凉。但有时候也兴奋,因为还真有人在高兴而愉悦地阅读着。

  这是一个作者最大的安慰。

  阿黄作风泼辣。有几次救球,险些扑在地上,而且已经不辞劳苦地跑到男生场地来练球了。之所以不辞劳苦是因为,男生这边那种明显的性别歧视技术歧视饱满地存在着,看谁技术不好谁是女性,那拣球的活就是她的。

  阿黄就开始任劳任怨地奔跑起来——-那一根马尾鞭好像风中摇曳的烛光,热情并温暖。

  一次,打球到了很晚没饭吃了。大家凑钱吃饭。一个人动情地讲他多么爱他的女儿,讲完发现所有在场的人中,只有阿黄眼圈红了,不好意思地跑出去擦眼泪。

  阿黄经常说起她最牵挂的人是她的弟弟,而她只是比他大一岁而已。但那份牵挂和揪心的疼痛让阿黄充满了一个姐姐的深情。

  排球让我看到了一个善良勇敢而充满爱心的女子。据说,陈指导请球友吃饭。阿黄主动下厨房做菜,做的相当好。大家都说吃不够。

  而这些都不正是中华女子所有的美德中的美德?!

  15.当青春玉女撞见了排球

  当小云第一次来排球场时,是了为她的两位师兄加油的。为了掩饰少女的羞涩,她胸前挂着个相机,那种很数码的。来了这边那边地跑动起来,试图发现精彩的瞬间。而那天她沮丧的表情告诉我,尽管她跑的努力,但排球场上的人不太争气,平时训练时各个都好象顶天立地的人物,自封郎平自封杨昊的,等真的面对镜头时没有一个球是真正凭实力过网的。大多不过或者靠网袋帮忙才跌跌撞撞地过去了。

  找不到精彩的,气的她真相亲自上场给他们做个示范。

  我当时看着她误听是报社的实习记者,心里想,这是哪家报社,拍这个能出什么新闻。好来她几乎天天抱着数码来,来了就拍,有几次大叫着蹦起来,是因为她终于拍到了好的镜头。弄的大家都想看镜头里的人物是谁?

  后来她不抱相机来了而是抱着排球。她和美女队员加入了魔鬼训练的队伍中。有两个教练主动而热情地手把手开始辅导。后来据严厉的陈指导说她表现很好,很刻苦,他很满意。而小云自然也练的格外刻苦。每次来了放下书包就跑过来,要求魔鬼训练。而那恶魔般的指导就将一个个势大力沉的球砸向她,她便毫不忧郁地扑救。那时侯你会发现她如同一个精灵,如此灵活,年龄小的优势也充分体现,下腰如此彻底而果断,后仰如同舒展的芭蕾,而那些险球也就在她不经意间被勾了回来。你也可以因此体会到长发的魅力,当奔跑找球时,甩动起来那一定是头上长了翅膀的感觉,可以感觉那温柔的风正吹,吹向你———–

  她很刻苦地训练,也很刻苦地学习。每次到了下午六点总会突然间撒丫子就跑,是去自习室占位子,她还要加入考研的大军,为了心中的梦想努力。而看到她不知疲倦奔跑的时候,谁都将相信这样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这样一个刻苦的认真的女孩,没有理由不成功,而她也已经走在了她梦想的路上,我们为这样的小妹妹祝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