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病家长不能六神无主–深圳香港就医体验

  这几天被折磨的要死。 身心疲惫。 活蹦乱跳的儿子差点被医生开刀, 后怕。

  儿子快三岁了。

   2011年9月10日, 带儿子出去玩, 朋友给了我儿子一块饼干, 儿子吃的开心, 吃了一块后他还要, 就又给了一块。 我当时就有些担心, 怕他当晚发烧, 因为以前儿子一吃饼干就会咽喉发炎而导致高烧。

  玩儿了一会,儿子说要拉臭臭, 太太带去洗手间拉臭臭, 发现儿子便后出了很多血, 一直滴滴答答的流了好多。 以前儿子就因为大便干燥而导致肛门破裂出血,但是从没这次这么多。 我们很担心, 太太说第二天带儿子去医院看医生。

  9月11日中午, 儿子喝了酸奶,可能是酸奶比较冷的缘故,喝了之后不久儿子突然腹痛,脸色铁青, 同时体温迅速升高到40度。 马上送去医院, B超诊断是小肠套叠三公分。医生要求立即住院,医生说先观察, 如果不能自己解套就需要灌肠。 不久, 儿子安静了, 估计是解套了, 医生说次日要复查, 我们就没住在医院而是带儿子回家住。

  9月12日凌晨, 儿子再次发烧到39度7, 送去医院再打B超,未发现小肠有套叠现象。 于是在医院过夜。在医院根本无法入睡, 到处是孩子在哭闹, 每个孩子都成了天线宝宝, 头上挂着吊针。家长则一个抱着或牵着孩子, 一个高举着掉瓶四处走动。进入该医院, 满眼都是这样的孩子和家长。

  9月12日白天, 儿子活蹦乱跳, 没有一丝疼痛迹象, 完全跟个没事人似的。 晚上全家出去吃中秋宴, 给儿子点了他喜欢的土豆丝,他吃了不少。 之后要拉臭臭, 拉完臭臭又是滴滴答答流了很多血,太太用事先准备好的医院里盛尿液标本的小盒子接了儿子流的血, 立即去医院给医生看。 医生说消化道出血, 要求立即禁食, 连水都不准喝。 当晚, 我们住在医院, 医生开了吊针, 整整输了一晚的液。护士来给儿子抽血,儿子反抗, 我们强按着给儿子抽血, 我太太一边压着儿子一边眼泪如注。 护士 叫我把血样送去化验室, 我看到化验项目中有一项是输血前全套检验, 心里咯噔一下子,才三岁就要开刀, 孩子真可怜。 太太则一边哄孩子一边流泪。 关于便血, 我们跟医生说以前有肛裂发生, 医生说肛裂不会出这么多血。怀疑是美克耳憩室, 一种先天性肠道畸形。 要做ECT才能诊断出来, 该医院没有ECT设备, 要去北大或者人民医院才能做, 于是我们联系北大医院, 约定9月13日下午过去做ECT检查。 如果诊断是得了美克耳憩室那就必须手术。 如果没有美克耳憩室症那再做结肠镜检查是否有息肉。

  12日除了便后出血, 儿子没有任何疾病症状, 我们就开始怀疑儿子是否还是肛裂造成的流血, 或者是肠道息肉脱落造成的流血(网上查到个别幼儿在发育过程中会有肠道息肉现象,息肉会自行脱落), 医生说症状都不像, 还是要先确定是否有美克耳憩室。 其他住院的孩子都是疼得哭闹或者是无精打采,而我的儿子活蹦乱跳, 我们就一直有怀疑, 觉得不会是先天肠道畸形。 于是决定去香港看医生(儿子是香港出生的), 由于不了解香港的医生, 就叫朋友介绍,一个朋友介绍了个医生, 说这个医生很有名,而且自己开医院的。

  9月13日, 我们就慕名去香港找朋友推荐的医生, 到了发现根本不是医院,只是个诊所( 香港很多医生自己开诊所), 而且这个医生也不是儿科医生。 既然来了就看看吧, 医生人倒是很好, 态度非常好,说了香港医生同大陆医生的不同,说大陆医生为了创收就经常给病患打吊针, 香港医生在病人不需要吊针时绝对不会给病人打吊针, 不需要手术而给做了手术那就要被吊销医生执照。 但是我们发现他并不很懂小儿疾病,他连什么是美克耳憩室都不知道, 既然他买我朋友的帐我们就叫他推荐一个最好的儿科医生, 他推荐了个医生, 该医生到是很了解什么是美克耳憩室还给出了英文名Meckel’s diverticulum;, 约定次日中午带孩子过去检查, 准备做造影X光。从香港回来, 立即上网查医生资料, 发现朋友推荐的那个医生, 只是个普通医生, 并非著名儿科医生。 而该医生推荐给我们的另一个医生” 也并非儿科医生, 而是一个泌尿科医生。都是轻信惹得麻烦。 于是,在网上查找了八个香港的小儿外科医生, 有两个是在港安医院工作,其他六个都是在私人诊所, 立即电话预约评价比较好的医生, 可惜八个医生一个都约不到。 于是决定9月14日直接登门去找评价最好的那个小儿外科医生(在私人诊所), 如果看不成就直接去港安医院看普通儿科医生。 如果都不成才退而求其次去找那个外科大夫做造影X光。

  9月14日,去香港。 决定直接去中环找那个小儿外科医生,可惜他当天有手术。 不在诊疗中心。 由于事先有准备, 我们电话预约了港安医院的普通儿科医生, 在登记预约资料的时候护士问我的孩子是否是在港安医院出生的, 这句话提醒了我,为什么不带儿子回他出生的医院呢, 于是取消了港安医院的预约, 决定带儿子回他出生的医院香港养和医院, 毕竟养和医院在香港很有名, 虽然没有专门的儿童外科医生,但是应该也不会差的。于是电话预约了一位医生在14日中午的时间。 在路上就在反省这几天的的情况, 为什么当初没想到直接带孩子回养和医院呢,都是太着急的缘故, 失去了思考能力。

  9月14日中午, 养和医院的医生听了我们的描述后, 直接给孩子做了肛门指检,指检完后他给出判断, 第一, 孩子没有直肠息肉; 第二, 肛门有裂口; 第三, 绝对不可能是美克耳憩室症, 因为他抽出的手指上没有一丝血迹, 如果是美克耳憩室症导致的出血,那么手指上一定有带血, 而且孩子大便时也不会是大便完才流血而应该是一直有血。 第四, 孩子大便很干很硬。 诊断结果, 大便干燥造成的肛裂。 他给开了凡士林, 叫我们每天给孩子肛门内外涂点凡士林。 还给开了一瓶软化大便的口服液,说这不是泻药, 只是软化大便的, 叫我们注意观察, 如果孩子大便软了就不用服这个口服液了。 约定一周后复诊。 该医生还非常详细的给我们讲了肛门的肌肉结构, 肛门口的肌肉是倒生的,如果大便很干在推出来的时候就会把倒生的肌肉推翻出来导致出血, 如果严重的翻出了的肌肉就无法回复原状了, 那么在肛门口就会见到一快软软的小肉。

  终于云开雾散了, 这么简单的小毛病,深圳的医生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对孩子进行肛门指检, 甚至没一个医生去看一眼孩子肛门。 只是根据他们的判断觉得应该是先天肠道畸形的美克耳憩室症。 连手术输血的前期血检都做好了, 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孩子就此挨了一刀那真是太不值得了。 为此孩子被整整饿了一天不准进食喝水,被静脉点滴输了一整夜的药水。 被抽了好几管子血去化验。 身心饱受折磨。

  总结:

  孩子生病, 家长不能六神无主, 不能急病乱投医,也不能轻易相信朋友的推荐,要有主见, 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当然, 如果你没有判断力, 那最好还是听医生的,最多也就是花多些冤枉钱, 受多点罪, 起码不会延误治疗。

  感觉香港的医生非常规范, 因为有政府和舆论的监督, 而且医生的声誉直接关系到饭碗问题, 所以医生特别在乎他的声誉。

  在深圳, 挂号费6元(或7元), 住了三天院, 做各种检查化验,打吊针, 花去1180元,总计1186元人民币。做了那么多检查,唯独没有医生指检, 或许是因为这个最不赚钱吧, 医院也没这个收费项目, 如果说有那也就挂号费而已。如果我们按照深圳医生的要求去北大医院做ECT会花掉300多, 结果肯定是没有问题,那么再回来做结肠镜估计还得上百吧, 弄一弄, 一个普通的肛裂就会花去近2000.

  在香港, 医生诊金(相当于挂号费)600港币(是大陆的100倍), 开了一盒凡士林, 两只开塞露, 一瓶软化大便的糖浆 174港币。 总计774元港币, 约合人民币632元。

  另外, 在香港几乎稍微有点资历的医生你都可以在网上查到他的资料, 包括他有没有治死过人。还可以查到一些病人对他的评价。

  如果医疗改革, 大陆医生的诊金也提到200-600元, 不知会不会解决乱用药乱开检查的情况。 话题扯远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